服務熱線:0553-3117439

新聞動態

行業動態

物流成本太高引發物價問題

文字:[大][中][小] 2013-8-23  瀏覽次數:1105

    25日發改委就當前物價形勢舉辦內部座談會,會上談到菜價高企使市民生活壓力增加,但菜價太低則讓農民利益受損,問題究竟出在哪?與會專家普遍認為,目前國內流通成本太高,國內流通體制亟待改革。

  “流通成本占50%-70%”

  中科院研究員汪同三表示,中國流通業費用的幾個數字讓人震驚,全世界82%的收費公路在中國,流通成本占50%-70%,成本太高。

  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預測部主任吳曉求表示,國內素來農產品生產價格都是“漲很難、跌很快”,農民是弱勢群體,在中間商面前缺乏談判能力,中間商通過渠道來牟利,最后通過層層加價到了餐桌上價格就高了很多。目前解決問題的措施就是要降低流通費用,他表示,目前在一些城市,已經有了農產品直接與超市對接的舉措,但是因為龐大利益集團存在,現在規模還很小,難以推廣開。

    “運輸能力40%空載狀態”

    國家信息中心預測部主任范劍平舉例稱,商務部曾經就此問題在上海作過跟蹤調查,最后發現,菜市場里工作的一對夫婦,半夜2點就要去批發市場,工作十分辛苦,但最后一個月賺的錢只相當于城市普通居民的最低生活保障。而物流行業是充分競爭的行業,跑運輸的人也沒有暴利。最后發現問題在于物流綜合成本太高。

  范劍平表示,目前中國的物流交通組織方式太落后,以中小企業為主,不像國外已經形成幾家大的運輸公司。這些大公司可以利用信息化手段來調配車輛的運輸情況,而在我國運輸能力有40%是空載狀態,經常出現的情況是出去的時候是超載,回來是空載。中國的物流成本要比世界平均水平高1-2倍。

  據了解,解決這一問題牽涉交通運輸部、商務部和發改委等多個部門,但目前各部委還未就此問題出臺綜合治理舉措,去年發改委曾要求收費公路給予運輸農產品的車輛“綠色通道”。范劍平表示,物流成本高的問題多年來一直存在,希望政府能借助穩定物價的契機,打破部門間協調問題,真正下決心把問題解決好,例如可以由政府來建立信息化平臺提供給中小企業使用,減少企業設立信息化平臺的成本,同時提高整體運力。

  發改委專家稱CPI水平基本可控

  昨日,在發改委內部座談會上,專家還對今年的物價水平及調控措施進行了分析。發改委宏觀院副院長陳東琪認為,今年CPI總水平基本可以控制在預期目標以內,全年物價水平可能保持在4.5%左右。

  今年3月國內CPI達到5.4%,創下32個月新高。與會專家認為,導致通脹由多種外部輸入性通脹,以及應對金融危機采取適度寬松貨幣政策、以及勞動者薪酬增加等多重因素構成。下半年物價形勢,還面臨外部輸入性通脹因素等難以掌控的情況。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美國第二輪量化寬松貨幣政策今年6月就會到期,屆時美國是否會加息或者仍會出臺量化寬松貨幣政策還比較難判斷。

  陳東琪認為,上半年物價水平可能比5%高一點,二季度考慮到翹尾因素,可能還會更高,下半年受到前期宏觀調控影響逐漸顯現,物價指數將會是收斂的,但出現拐點的可能性不大。對于目前調控措施,他表示,政府仍有調控空間。只要經濟增長能從高位減速,CPI也會減速,如果GDP保持在10%以下,CPI的水平大概會保持在3%-5%的水平。

  建議設防通脹“蓄水池”

  發改委宏觀研究員科研部主任吳曉華表示,目前我國的通脹水平與印度、越南等新興經濟體通脹水平相比還是較低的,之所以通脹在中國引起這么大的反響,主要是因為通脹對中低階層人民生活影響很大。

  他認為,與其千方百計穩定物價總水平,不如保護中低階層收入,并建議政府建立防止通脹的“蓄水池”。例如石油價格的上漲,目前國內對外依存度為50%以上,政府可以探索建立大宗商品輸入的緩沖通道,不能讓大企業集團借用國際輸入通脹因素謀取利益。

  國家信息中心的范劍平表示,成本驅動漲價是市場經濟自動調節的方式,價格杠桿可以起到調整產業結構以及促進企業提高勞動生產率的作用。如有企業不能通過提高勞動生產率消化成本壓力,就會失去市場。

 

福彩双色球组合买